分类信息  >  文章引导延庆县抗诉案件律师多少钱|执行案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延庆县抗诉案件律师多少钱|执行案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发布时间: 2019-04-25 09:40

沈玉潮律师,知名强制执行纠纷律师,多年来致力于强制执行案件的办理,值得信赖

在诉讼过程中,因李慧于2005年10月16日将湘C13340号货车向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央支公司投保第三者责任险,保险责任限额为5万元。

经法院组织双方调解,6原告与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央支公司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大地保险公司自愿于2006年10月30日前赔偿原告损失42000元。

被告张露,李慧均辩称,受害人娄敬知虽栖身在城镇,但户籍在农村,原告方的死亡补偿金和被扶养人糊口费应按农村居民人口尺度计算;娄治平已成年,不是受害人的被扶养人。

审讯 湘潭县人民法院经审理以为,湘潭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岳塘大队对本案事故发生的原因分析正确,被告张露因违法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害,依法应承担事故80%的赔偿责任;被告李慧作为湘C13340号货车的车主,对肇事车辆负有治理义务,在本案事故发生时,李慧未绝到治理义务,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央支公司与原告达成的赔偿42000元的调解协议不违背法律划定,依法应予确认。

本案受害人娄敬知及原告文光强在湘潭市红旗商贸城经商近两年,并且两人之二子女在湘潭市区糊口近两年,由此认定娄敬知,文光强及其二子女的常常栖身地为湘潭市,本案死亡赔偿金及二子女的扶养费应按城镇居民尺度计算;娄治平不是娄敬知的被扶养人,其扶养哀求不予支持。

据此判决:一,由被告张露赔偿原告娄国庆等5原告各项损失149639.29元(其中已支付5万元);二,被告李慧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央支公司赔偿原告损失42000元。

一审宣判后,李慧不服,提起上诉。

强制执行律师事务所,找强制执行案件辩护律师,沈玉潮律师,来电或微信免费咨询

实践中通常良多连带责任都是通过诉讼由法院入行判决,一方履行后再向他方追偿。

通过法院判决承担连带责任时存在两种情况,一是连带责任各方均已出庭。

在此情况下,各方均可主张权利,对于赔偿数额的认可通常没有异议。

二是因某种原因连带责任各方中有未到庭参加诉讼的情况,此时,却轻易存在未出庭一方对出庭方对赔偿数额承认的抗辩。

但是因这种数额通常是以判决的形式作出,这种责任方之间的抗辩意义并不是很大。

强制执行诉讼律师,沈玉潮律师,多年强制执行案处理经验。

地方性法规没有划定实行机动车强制保险,有关主管部分也没有为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划定对实行机动车强制保险作出划定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处理。

笔者以为,在这种情况下,应当认定为该地尚不具备实行机动车强制保险的前提,机动车所有人或治理人没有参加贸易保险或强制保险的义务,保险公司也没有推出机动车强制保险的义务。

假如直接将贸易险视为强制险并把保险公司列为被告,要求其在责任限额内承担先行赔偿责任,这对保险公司是不公平的。

可见,当地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性质为贸易险,应按保险合同的商定处理,这一观点得到了z高人民法院有关答复[12]的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责任限额应视为零,受害人的损失由交通事故侵权责任赔偿主体根据案件详细情况依法分担。

假如机动车承保了贸易险,受害人可申请追加保险公司为被告,保险公司应当根据案件详细情况依照保险合同的商定承担赔偿责任。

瓷都网瓷都取名免费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