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信息  >  文章引导北京市崇文区有名互联网案律师律所|执行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北京市崇文区有名互联网案律师律所|执行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发布时间: 2019-04-25 09:40

专业强制执行律师,沈玉潮律师擅长重大疑难强制执行案件的解决,受到广大当事人的好评

交通事故案件中,农村居民的常常栖身地和主要收进来源地均为城市的,交通事故赔偿应当按照城市居民尺度计算. 【同命同价】 案号:(2007)潭中民一终字第133号 案情 2006年8月7日17时许,被告张露驾驶被告李慧所有的湘C13340号轻型厢式货车由湖南省湘潭市建设路口去丝绸广场方向行驶,行经河东大道红旗商贸城地段时,遇行人娄敬知,娄凤姣由货车行入方向自右向左挽手并排小跑横过机动车道,张露刹车避让过程中,车右前角及右前后视镜支架与娄敬知相撞,致娄敬知死亡。

湘潭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岳塘大队经调查和现场勘验后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张露负事故主要责任;娄敬知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交通事故发生后,在交警部分的调处过程中,被告李慧垫付了5万元赔偿款给原告。

2006年9月6日,受害人娄敬知的父亲娄国庆,母亲张碧连,弟弟娄治平,丈夫文光强,儿子文思敏,女儿文宇航向湘潭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张露,李慧和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湘潭中央支公司3被告赔偿6原告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相关用度,被扶养人糊口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30万元。

强制执行官司代理律师,沈玉潮律师,多年案件办理经验,电话微信咨询

唐成国驾驶渝C18XXX号客车未按规范安全驾驶,刘X春违背划定在车行道内停留,由此造成刘X春被渝C18XXX号车撞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大足县交警队认定唐成国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吴有年负此事故的次要责任,该责任划分恰当,本院予以采信。

渝C18XXX号客车系X司所有,X司应对驾驶员唐成国的行为承担责任。

XX水泥公司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没有责任,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要求被告X司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处理事故职员交通费,伙食费,被扶养人糊口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哀求符正当律划定,本院予以支持。

详细用度主张如下:死亡赔偿金:刘X春虽系农村居民,但其在交通事故发生时已在城镇栖身糊口一年以上,且有合法的糊口来源,故按城镇居民计算赔偿金。

为:11570元/年×20年×80%=185120元;丧葬费:事故发生后,原告与X司协商后按2005年的尺度领取了丧葬费8316元,此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本院按8316元予以主张,为:8316元×80%=6652·80元;医疗费:(435·68+17950·20)元×80%=14708·70元;处理事故职员交通费300×80%=240元;伙食费:200×80%=160元;被扶养人糊口费:刘X春在本案中视为城镇居民,故被扶养人糊口费应按城镇居民尺度计算。

为:刘X:9399元/年×14年÷4×80%=26317.2元,盛X琼:9399元/年×16年÷4×80%=30076.8元,刘X阳:9399元/年×7年÷2×80%=26317.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以上合计294592.7元,扣除X司已付的医疗费17950·20元,丧葬费8316元,X司还应给付268326.5元。

沈玉潮律师,强制执行官司律师,执业以来办理了无数起强制执行案件,来电咨询强制执行纠纷律师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七条的划定,国家实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轨制。

因此,机动车要投进运行,机动车的所有人,治理人必需投保机动车强制保险。

因此,只要投保义务人投保强制险,投保义务人假如不是交通事故侵权赔偿责任主体[3],就无需再承担责任,受害人责任限额内的损失就由承保的保险公司承担。

在诉讼法意义上,《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赋予受害人对保险公司的直接哀求权,即受害人可以直接以保险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在责任限额内保险人对受害人负无前提支付义务;这种哀求权是一种独立的法定哀求权。

日本《机动车损害赔偿保障法》和我国台湾地区《强制汽车责任保险法》也赋予受害人以直接哀求权。

[4]假如受害人的损失超过责任限额,超过部门(受害人自负部门除外)才在其他赔偿义务人之间入行分担,这也恰是机动车强制保险分散责任风险和保护受害人的价值所在。

这样固然更有利于保护受害人,好像有放纵交通事故中其他赔偿义务人之嫌。